传乳业兼等量齐观组细则已出世 超70家乳企5年内会消失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1日

2013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13年食品安全重点工作安排》,明确指出要重点加快婴幼儿配方乳粉和原料乳粉等电子追溯系统建设;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按照药品标准监管奶粉行业;6月和10月,两度禁止贴牌、分装等方式生产婴幼儿配方食品;8月,公布了128家获得食品生产许可证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信息;12月,连续出台多个有关婴幼儿配方乳粉的文件,从生产许可证、生产设备、原辅料、洋奶粉必须有中文标识以及售后责任等多个方面严格要求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生产和销售标准。

此外,不少省市已陆续通过“单独二胎”政策,此举将带来超出以往年度的新生儿增量,从而刺激奶粉需求,这也为乳制品行业的整合增添新的催化剂。

与蒙牛、伊利并购上游企业不同,国产婴幼儿奶粉领军企业贝因美选择自建牧场以稳定奶源。2013年,贝因美两次共投资6.3亿元加码奶源基地建设,公司净利润增长41.4%至7.2亿元。其创始人谢宏和王卉夫妇这两年身家暴涨,2012年两人首次入榜时仅为495位,彼时身家22亿元,如今其财富值已刷新至77.6亿元,跳涨两倍有余,名次也大幅攀升至2014年的第160名。

根据规划,2018年,中国或只保留50家奶粉生产企业,产业集中度大幅提高。考虑到目前中国同类的企业多达127家,折算下来,5年内的淘汰率高达六成。业界预计,龙头乳企将成为最大赢家
8月18日,媒体报道称,包括蒙牛旗下的特仑苏和伊利的金典等高端液态奶,最迟在8月底将提价,涨幅在3%至13%不等。为此,伊利相关媒介负责人昨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暂未接到公司调价的通知。而蒙牛集团媒体关系总监纪小东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目前没有在全国大范围提价的计划,个别产品可能会视市场的情况进行价格微调。”至于调价是何种原因,其未给予明确答复。
作为北京液态奶的主力厂商,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吕淑芹则表示,三元目前没有涨价计划。不过,一位广州某品牌液态奶经销商向《国际金融报》透露,广州当地的多家超市和经销商已经收到包括蒙牛等乳业巨头价格调整的风声,主要集中在高端液态奶产品。此外,消息称,旺仔牛奶经销商的出货价涨幅在10%左右,预计近期将看到终端市场的价格变动。
上周末,《国际金融报》记者走访上海联华超市、家乐福等发现,液态奶价格总体四平八稳。虽然涨价“风声”紧,部分超市却有降价促销活动。
生鲜乳均价涨9.8%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7月,原奶价格已从2013年初的3.4元/公斤,涨至3.55元/公斤。据农业部定点监测的数据显示,8月首周
内蒙古、河北等10个奶牛主产省的生鲜乳平均价格3.59元/公斤,比上一周上涨0.3%,比去年同期则上涨9.8%。上述主产省占全国生鲜乳产量的近八成份额。多位分析师指出,推动乳制品企业涨价的一大原因还是国内的生鲜乳供应紧张。
“诸如特仑苏使用的是国内的生鲜奶源,和国际上高涨的奶粉价格,以及恒天然原料奶事件关系不大。由于从新西兰进口的部分原料奶突然中断,国内的奶源供应确实偏紧,‘抢奶’现象频现。”广东乳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期广州市场的液态奶的确会涨价,包括常温奶和低温奶等,奶粉系列不在其中。
“生鲜乳价格上涨,受其影响的则是用鲜奶的乳制品,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企业还是会自我消化奶价成本,尤其当下奶粉行业急剧动荡,企业的任何举措都会顾忌市场反应。”上述经销商表示。
奶源争夺战很激烈
记者注意到,乳企巨头对奶源的争夺越发激烈。今年5月,蒙牛以32亿港元收购中国最大的奶源商现代牧业,后者主要为“特仑苏”供应原奶,旺季供应量甚至达到90%以上。业内专家指出,对于乳企来说,恒天然“污染门”事件后,国家在乳企审查上,会更强调奶源安全的把关,各大乳企也将展开新一轮奶源战。
内蒙古是国内最早的奶源基地,目前被蒙牛、伊利两家乳业巨头占据。近年来,黑龙江省实施“千万吨奶战略工程规划”,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最重要的优质奶源基地和最大的奶粉生产基地。其优质荷斯坦奶牛存栏总量、奶牛群体改良数量和乳制品加工产能均居全国第一;生鲜乳收购站集中机械挤奶比重更是占到90%。业界认为,黑龙江作为国内奶源重镇,在此后的奶源争夺战中必将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相关媒体统计发现,国内上市乳企中除了三元股份、西部牧业,其余乳企均在黑龙江奶源布局中有基地。值得注意的是,8月13日,贝因美宣布将投入自有资金1.3亿元,对全资子公司黑龙江贝因美乳业有限公司进行增资,实施“优质奶源保障二期项目”,项目投产后可为黑龙江贝因美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提供奶源供应。
六成乳企5年内淘汰
由于奶源资源越来越集中,国内部分乳企将形成寡头竞争格局。日前,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业内关注的乳业兼并重组细则已经落地。根据规划,2018年,中国或只保留50家奶粉生产企业,产业集中度大幅提高。考虑到目前中国同类的企业多达127家,折算下来,5年内的淘汰率高达六成,业界预计,龙头乳企将成为最大赢家。
记者了解到,上述细则中规定,到2015年,保留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80家,到2018年,将进一步下降至50家。相关人士称,国家将鼓励有优势的中小乳企兼并重组或者组成产业联盟,但是对实施的兼并乳企做了较为严格的限制,而这将主要体现在对其财务的要求上。
在上述背景下,蒙牛乳业已经以超过110亿港元收购广东本地龙头企业雅士利。业界认为,如果相关方案要求,实施兼并重组的乳企连续3年盈利,估计能达到此项标准的只有屈指可数的龙头乳企。这也意味着,国产奶粉加速进入伊利、蒙牛两大巨头“各分天下”的时代。

整合并购潮将现

与蒙牛、伊利并购上游企业不同,国产婴幼儿奶粉领军企业贝因美选择自建牧场以稳定奶源。2013年,贝因美两次共投资6.3亿元加码奶源基地建设,公司净利润增长41.4%至7.2亿元。其创始人谢宏和王卉夫妇这两年身家暴涨,2012年两人首次入榜时仅为495位,彼时身家22亿元,如今其财富值已刷新至77.6亿元,跳涨两倍有余,名次也大幅攀升至2014年的第160名。

无独有偶,另一乳企巨头伊利股份(37.25,0.15,0.40%)于2013年9月通过其在香港的全资子公司伊利国际投资辉山乳业,投资额约5000万美元,伊利希望以此稳定东北地区的原料奶供应。作为辽宁省最大液态奶生产商,辉山乳业自身已建立了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并拥有国内第二大的奶牛群。其于2013年9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顺利募集资金13亿美元,随后于2014年4月再次豪掷6亿元引入澳洲3万头奶牛。截至2013年9月底,辉山乳业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杨凯拥有公司51.26%的股份,其以156亿元的财富位列2014年度“新财富500富人榜”第53名。

同时,自然条件和疫情等因素造成奶牛减产,奶农养殖户利润被压缩,导致奶农的积极性大幅下降,造成目前国内奶源供需严重失衡。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奶源缺口达到430万吨。

蒙牛收购雅士利、伊利投资辉山乳业,行业巨头2013年动作频频,掀开了国产乳业新一轮重组兼并的风潮。产业资本频出杀招,却意外地带动乳业富人身家齐齐暴涨…

政策导向加速行业整合

关键词:涨价

在政策导向的推动下,未来国内乳业必将面临一轮较大规模的行业整合。就目前乳制品行业的竞争格局来看,蒙牛、伊利等龙头企业有望通过并购来完善产业链、稳固龙头地位、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反之,中小企业则由于产品质量、销售渠道等局限,将面临更高的生存压力。随着相关政策的完善及行业标准的提高,这股兼并重组的潮流还将持续,形成以大带小的产业格局。贝因美、辉山乳业等企业的经验显示,如能通过资本市场募集到发展资本,或可拿到一张通向未来的船票。而雅士利大股东的全盘出清,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在对国内中小乳企并购的同时,龙头乳企还实施“走出去”战略,开展海外并购进而提升国际竞争力。例如,蒙牛与国际乳业巨头达能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伊利与美国最大牛奶公司DFA以及意大利乳制品生产商斯嘉达进行战略合作等等。

继去年6月蒙牛乳业收购雅士利拉开国内乳企并购大幕后,9月9日,国内另一家乳企巨头伊利实业发布公告,投资3.1亿元收购辉山乳业,获得其部分专利及品牌使用权;11月21日,乳粉企业圣元国际在上海宣布,公司已与育婴博士签订协议,对其进行并购重组。

食品安全问题及洋奶粉的入侵,给了国内乳业致命的打击,收复消费者信心失地更是难上加难。而在2013年政府打出的“组合拳”正逐步发挥重要作用。首先,为了提振国产奶粉竞争力及消费者信心,政府制定了《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及《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等监管条例。

2013年,国内奶源的紧缺导致牛奶价格一路上涨,很多乳企开始采用进口奶源,而新西兰的“肉毒杆菌”事件又导致进口奶粉的受限。国内与国外的两面夹击造成整个行业陷入“奶荒”,奶源市场成为各个乳企争夺的热点。2013年5月,蒙牛宣布以32亿港元增持现代牧业股份,并以28%的持股比例成为后者最大的单一股东。现代牧业是国内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蒙牛将其收入囊中,既能保障对奶源稳定的控制力,也有助于发挥其打造高端奶源的野心,为提升产品质量链落下了一枚重要的棋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