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包头市:小泥鳅“翻滚”出同乡百姓致富之路_鱼类专项论题(泥鳅专项论题)

by admin on 2020年2月7日

目前正是泥鳅生长的“黄金期”,董在良这位在怀远等地小有名气的鳅科养殖状元,脸上挂着憨厚的笑。他指着40口精养塘告诉记者,他亲手繁育的“孔津湖一号”泥鳅,因产量高、质量好、营养价值高,不仅销售到南京、上海、广州等国内大中城市,70%以上出口韩国。

深秋时节,正是泥鳅上市的黄金时节,怀远县马城镇孔津湖鳅科养殖状元董在良心里比吃上蜜糖还要甜美,他亲手繁育的“孔津湖一号”泥鳅品种,因产量高、质量好、味道鲜、营养价值高,成为出口韩国的抢手货。他真的没想到,选育的品种泥鳅冠上“孔津湖一号”的美名后,320亩精养塘和5000亩稻田地里的泥鳅全都披上了“黄金甲”,价格比过去提高了20%,每公斤卖上了10美元的好价钱。

作为一个曾经很火的品种,像连云港的墩尚镇曾经因为泥鳅出口而名噪全国,曾经带动了很多人养泥鳅。后来在出口萎缩、台湾泥鳅大量发展的情况下,现在墩尚镇的泥鳅产业也比之前差了很多,只有一部分人仍然在坚持这个品种。泥鳅这个品种让人的感觉挺矛盾的,这个品种有一定的消费基础,每个地方大大小小的市场都有的卖,以前以黄泥鳅为主、青泥鳅为辅,现在是台湾泥鳅为主、黄泥鳅为辅、青泥鳅基本没有什么市场空间了。从销量上看,但这几年不管是大的批发商还是小的贩子,销量都比较疲软,尤其是今年表现的很明显,下降30%的销量是属于正常的情况。对于养殖户来说,也是比较纠结,有些新手朋友不太懂,贸然进入之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干,老的养殖户也不能说是绝对挣大钱,毕竟今年的鱼价持续低迷,赚钱难这个事实也导致明年可能有一批养殖户选择转养其他品种了。

四个人,四千万,四亿尾,一串串骄人的数字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实实在在地出自我们身边的青年农民。在宿迁市宿城区龙河新城,王凯可是当地出了名的四大“泥鳅大王”之一,靠着过硬的养殖技术,不仅使自己先富裕起来,而且带动身边更多的乡亲们走上了致富之路。

通过地笼,董在良熟练地倒出一网活蹦乱跳的黄泥鳅,快活地说:真的没想到,泥鳅有了品牌后,这里400亩精养塘和5000亩稻田里的泥鳅,全都披上了“黄金甲”,不仅亩产量比过去提高了2000斤,价格也提高了20%,每公斤卖上8.5美元的好价钱。

流转孔津湖低洼地养泥鳅是董在良创业的设想,开挖精养塘养泥鳅,利用稻田地养泥鳅,董在良把流转的低洼地当成了自己的实验田,随着养殖、种植规模逐年扩大,泥鳅养殖也从原来的小池塘、小网箱发展成公司+协会+农户的鳅科养殖产业,当地政府也把农业开发项目放在了孔津湖,可小董的心里仍然高兴不起来,本地的泥鳅品种因近亲繁殖,个头小、卖相差,产量还低,形成不了规模,只能靠挂出口,看着别人的泥鳅扬帆出海,他的心里挺不是滋味,没有自己的品牌就没有市场竞争力,没有自己的品牌就拿不到出口通行证,养泥鳅也得卖品牌,鳅科养殖协会的165名会员也把希望的目光聚集在董在良的杂交泥鳅培育基地上。

广东江门中山一带是华南地区这几年养殖泥鳅相对集中的地方,台湾泥鳅养殖很火的时候,曾经让很多人从对虾草鱼等品种转养泥鳅,种鳅的价格曾经一度也被炒的很高。现在泥鳅养殖量大了,利润也下来了,泥鳅也只是作为一个常规品种来养殖,相对四大家鱼这些品种利润高些,相对黑鱼加州鲈这些品种的投入低一些,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平衡的品种了。在江门的不少地方,现在逐渐形成了一茬对虾一茬泥鳅的模式,一方面的池塘的利用率高了,以前主养对虾的时候,连续几次投苗养不好的话,养殖户就宁愿选择空塘一段时间;另一方面有不少养殖户反映池塘里的有些病菌什么的也经过一茬泥鳅之后好了很多,而且从周期上两个品种的互补性也很好。

来到王凯的泥鳅专业合作社,69岁的祠堂村村民朱兴跃大爷正在整理泥鳅苗所用的网线。和朱大爷一样,附近十来个村民都在这里打工,而且每月都能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流转孔津湖低洼地养泥鳅,是董在良创业时的设想。他把开挖的精养塘和稻田地,都当成自己养泥鳅的实验田,创办了泥鳅养殖基地。随着养殖规模的逐年扩大,他的泥鳅养殖方式也从原来的小池塘、小网箱,发展成为“公司+协会+农户”鳅科养殖产业,他本人也成为孔津湖泥鳅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董在良在品种繁育中发现,当地泥鳅品种因近亲繁殖,个头小、产量低、卖相差,形成不了规模。他深知,没有品牌就没有市场竞争力,就拿不到出口通行证。当地鳅科养殖协会的165名会员和合作社300多泥鳅养殖户,都把希望寄托在董在良的泥鳅养殖基地上。

孔津湖位于淮河边上,为培育良种泥鳅、打出地方品牌,而立之年的董在良沿着淮河水系逆流而上、顺水而下考察,利用大别山山里的大泥鳅和当地的中华泥鳅进行杂交,个头大、肉质好的“孔津湖一号”大泥鳅让从事泥鳅养殖的300多户人家眼里聚集了希望之光。为乡亲的饭碗里添肉加油,是董在良创品牌的初衷,今年他把培育出的抗病能力高、成活率高、养殖成本低的“孔津湖一号”泥鳅,以协会为依托全部投放到孔津湖的低洼地里,平均亩产量由过去的3000—5000斤,提高到6000—8000斤,泥鳅总产量也由370吨提高到500吨以上,因质量上乘、量大,全部被韩国的客户以订单的方式抢购一空,让养殖户们着实尝到了品牌效应带来的甜头。农民董丙群养了15亩地的“孔津湖一号泥鳅”新品种,随便捞起下在稻田边的一道地笼,里面装满了鲜活的大泥鳅,今年养泥鳅纯收入应该能突破10万元,老董脸上满是自信。和董丙群一样受益于“孔津湖一号”泥鳅品牌的还有鳅科养殖协会的新老会员们,平均每人都有3万元以上的纯收入。

今年江门地区和省内省外其他地方一样,泥鳅价格长时间不好,低的时候只有六七块一斤,鳅苗成鳅流通商梁东成表示,“最近降温了,泥鳅不太好抓了,有的塘口估计有接近两万斤成鳅,结果只能抓上来一万斤出点头,价格涨了一些,而且本身存塘量就不是很多了”。因为今年价格不太好,估计当地今年有三成人赚钱、六成人保本、一成人亏本,和往年相比,养泥鳅亏本的人越来越少了,但像以前那样每亩纯利一万以上的也很少,“今年鱼价不好,周期长的塘口利润低一些,因为大鱼小鱼差距不大,多养了个把两个月却卖不上好价格,现在有的养殖户增加放苗密度、专养小规格成鳅,这种短平快的模式,明年估计在江门等地会继续增加”。

宿城区龙河新城祠堂村村民朱兴跃:家里没有什么活,人口也比较多一点,在这里干点活,一月一千八,阴天老雨都有钱。每天工作量不大,每天干八小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