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科学评价》论坛:转基因粮食作物在华夏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19日

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这意味着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行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的国家。但是,这些安全证书是在未经充分论证基础上发放的,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制止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我国食品安全和粮食主权将受到重大冲击。这个担忧出于以下考虑:

图片 1
本报记者 潘晓娟 科学不是儿戏,科学就是科学。
当一辆汽车行驶到一定里程时,出于安全的考虑车主必须要将其送到专业的汽车维修站。维修站中专业的技术人员对汽车进行一番彻底的检测,然后是做维护和保养,经过了这样一系列程序的汽车才能够“养足精神”更安全地上路。
当下,对待转基因技术也是同样道理。在转基因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本着对科学技术研究和批判的精神,我们同样需要静下心来对这种技术进行必要的风险评估和安全控制。当然,对之前已经经过安全论证和实施产业化的转基因生物也需要进行定期的风险监督和后评价管理。
预警机制很必要但要持续
自20世纪70年代基因重组技术获得重大突破以来,人们面对这一技术成就呈现出兴奋与焦虑交织的复杂情绪。伴随着生物技术的日新月异,以及人们对于这一技术后果的深入了解,这种焦虑情绪反而是日趋强烈。
“当前对待转基因技术应本着‘加强研究,审慎推广’的原则,力争在研发上我们不落后于别人,在推广上则需要相对慎重。”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科学哲学与社会科学系主任肖显静教授日前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公布的《粮食法》是通过对主粮品种转基因技术采取预警的方式来强调管理的重要性,同时对加强管理也提供了相应的法律依据。当前对转基因技术的争议很多,尤其是针对主粮的转基因技术,因为它可能会直接地或者是比较大地影响到我们的身体健康。这不单纯是引起自然环境的问题,它是一种健康风险,关乎到我们人类的健康问题。
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所刘兵教授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国内外对转基因粮食的安全性还没形成定论。食比天大,在转基因技术这个问题上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尽管《粮食法》指出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但还是留了一个口子,并没有对此加以绝对禁止,不是令人特别乐观。但是也要看到,该意见稿中用的是“不得擅自”,这比起随意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转基因技术越辩越明
出于对转基因产品的恐慌、抗拒,国外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反抗运动,并迅速地在全世界蔓延和传播。1998年的“Pusztai事件”曾引发了公众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极度恐慌,使还未从疯牛病事件阴影中完全摆脱出来的英国公众再次陷入了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慌之中。尽管Pusztai所声称的对转基因土豆的安全检验最终受到科学上的质疑,但他的警告却是至关重要的,这直接导致了公众对转基因食品健康安全问题的普遍关注。此后的“斑蝶事件”和“墨西哥玉米污染事件”,则警示性地提出了转基因产品的生态和环境安全问题。
2010年3月10日,蒋高明、蒋劲松、刘兵、田松以及江晓原等学者在博客上发布了《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书》。该呼吁书指出,2009年农业部下属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为转基因水稻和玉米颁发的安全证书是在未经充分论证基础上发放的,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制止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我国食品安全和粮食主权将受到重大冲击。这个担忧很有必要,因为“中国并不拥有核心技术专利。一旦商业化,根据他国的教训,很可能被索要高昂的专利费,导致我国农业对跨国公司的依赖,这相当于为我国的粮食主权埋下了‘定时炸弹’。”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的田松副教授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主粮问题事关国计民生,子孙后代,公众应当有充分的知情权。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其农业政策在世界上具有很强的示范性,稍有不慎,有可能成为全球农业灾变“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扳机”,对于蕴含隐性风险的转基因品种的批准与推广必须慎之又慎,以体现对人类生态高度负责的大国责任意识。
肖显静教授对记者介绍说,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使得对其预测变得异常困难。正是这种预测的困难导致了科学认识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的不确定性,这应该是转基因风险争论长期存在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传统生物育种技术是顺从自然通过“做”培育的生物,对环境的影响不大;转基因技术则是强迫自然通过“制造”生产的转基因生物,具有更强的人工性、不稳定性,违背了生物内在的目的和本质倾向,有可能产生多种多样的、复杂的、不确定的、更大的、评估更困难的环境风险。
转基因种子不能受制于别人
印度的生态女性主义者席瓦在其着作《失窃的收成:跨国公司的全球农业掠夺》中,对印度的绿色革命进行了批判。席瓦认为,在传统农业中虽然粮食产量不高,但是归农民自己支配;而在工业化农业中,农民处处受制于人,即使产量高,好处也落不到农民头上,大部分利润都让跨国公司赚去了。
对于农作物种植户来说,秋收时每亩地多收那么三五斗是很现实的一种渴盼。然而,一旦他们知道种植了转基因技术的农作物后自留种子的权益会受到侵害,那该又是怎样的一番郁闷和纠结。
为了加强对转基因作物的知识产权保护,国外转基因公司曾做过“终止子技术”,该技术一经问世便遭到了国际上的反对,第三世界国家将这项技术看成是“种子的灾难”。这项经美国专利局1998年3月批准的专利号为5723765名为“植物基因表达的控制”的技术,是通过把终止子基因插入到作物中得到转基因种子,在出售前再加入一种诱导剂。当农民把买来的种子播下后长出的是正常植株,但是成熟的种子则大有蹊跷,这种种子的油脂、蛋白质很正常,就是其胚胎已经被杀死,这样的种子不能留种。国际农业研究磋商小组意识到终止子技术的危害性,当即指出必须禁止“终止子技术”,不然会给全球食品保障带来影响,也给生物多样性带来负面影响。各国纷纷抗议“终止子技术”,究其原因是因为这项技术如果是通过隐性转基因传递时,转基因种子和非转基因种子很难判定,而当农民发现某些种子不育时已为时过晚,很可能造成某一地区农作物的颗粒无收,甚至会使传统的作物品种逐渐灭绝。
“如果种子不在自己手里很大程度上将会受制于人。”肖显静教授对记者表示,对于我们中国应该关注国外的“终止子技术”,并且努力进行技术创新,以获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技术。刘兵教授也认为,目前转基因技术一定要搞的话,规范相关程序进行严格监控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对待转基因种子上,对于那些还处于试验阶段的转基因农作物,其种子一定不能随意卖给农户,因为其中的风险很难预料。对转基因种子的监管来说,一方面要堵住漏洞,另一方面相关的法律法规要及时跟上。
公众应享有更多的知情权
转基因作物和食品不仅仅是科学技术的事情,而且还包括伦理、文化、社会和经济等因素在内。在一些专家看来,认识一项科学技术,仅有科学素养是远远不够的。
有专家对记者指出,这次《粮食法》公布后,相关部门应及时地将相关信息向公众传递:比如,为什么在主粮品种上不得擅自应用转基因技术?这种约定性限制将会持续多久?在主粮品种上擅自应用转基因技术会受到何种制裁,制裁依据哪些相关法律?主次粮食品种是怎样来区分的?次要粮食品种上就可以擅自应用转基因技术吗?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很多,都是令人困惑并且希翼从有关部门得到答案的。
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所研究员樊春良指出,为了促进中国转基因技术的长期健康发展,未来关于转基因主粮的发展和决策应该扩大公众和社会的参与度。作为每一个有可能受到转基因技术影响的公民,有权利知道转基因主粮的相关信息,并参与到相关的决策中。应该看到,目前我国转基因作物从品种审定到推广批准的过程还不透明,缺乏与公众交流的渠道。尽管有关管理部门声称,转基因作物的管理是严格的、科学的,但转基因安全法规中提到的安全评价管理中所包括的风险评价、安全管理和风险交流在我国做得还远远不够。
有关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转基因技术的健康发展必须有公众和社会参与。这种参与不仅仅是科学界向公众和社会普及相关的科学知识,反过来科学界也需要仔细倾听来自公众的意见,彼此之间形成一种对话,让公众的意见能及时地反馈到决策的相关过程中。

来源:每日财经新闻

《国家科学评论》论坛:转基因作物在中国

第一,对于新批准的转基因主粮,中国并不拥有核心技术专利。一旦商业化,根据他国的教训,很可能被索要高昂的专利费,导致我国农业对跨国公司的依赖,这相当于为我国的粮食主权埋下了“定时炸弹”。

在中国生物安全网公布的“2009年第二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上,倍受争议的转基因水稻玉米于昨日“悄然”出现在43个品种之末,这意味着转基因作物在迈向商业化种植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专家担心,几年后中国可能成为全球第一个以转基因作物为主粮的国家,这或将危机中国的粮食主权。

近些年,转基因作物及相关问题在中国乃至世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关注和争论,转基因技术的发展、转基因粮食的安全性及推广的可行性、转基因监管政策的制定、转基因伦理问题等等方面的争论使得转基因作物在中国成为一个复杂而影响广泛的问题。近期,《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NSR)组织了一次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专家讨论会,以英文的形式发表于NSR论坛栏目,《科技导报》以中文翻译的形式呈现讨论内容,供大家参考。参加此次论坛的专家包括: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就能增加产量。粮食产量的构成因素很复杂,在影响农业生产的系统条件中,有气候、土壤、肥料、灌溉、种子等诸多因素,种子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目前制约中国粮食生产的因素主要是人为的和生态的,不仅仅是种子,转基因水稻所要解决的虫害问题用常规植物保护方法也可以解决。美国是掌握转基因技术最早、最多的国家,耕地比中国多,但美国粮食总产量远低于中国。中国粮食单产也比美国高。推广转基因主粮,未必能保证中国粮食增产。

“悄然批准”的转基因水稻

刘兵: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所教授

第三,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存在着潜在的风险,对生态环境存在潜在的风险。关于动物及人类食用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问题,科学家有不同的实验结果,尚无定论,现在就认定没有风险,为时过早。袁隆平院士也认为,转基因抗虫大米必须经过试吃后才可放心食用。转基因不是杂交,自然界里从来不存在转基因生物,它是按照某些人的意志合成的人工生物。转移的基因是否会在自然界中扩散并繁衍复制,从而造成无法逆转的生态后果,目前看来是难以预料的。

昨日上午,记者发现,在中国生物安全网公布的“2009年第二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上,倍受争议的转基因水稻、玉米“悄然”出现在43个品种的末三位。据悉,中国生物安全网下属于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专门负责发布相关政策及审批信息。

卢宝荣: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

第四,主粮问题事关国计民生,子孙后代,公众应当有充分的知情权。目前不正常的是,某些鼓吹转基因水稻的专家和部门选择性地利用各种数据向公众保证转基因水稻是安全的,并断言转基因的反对者对生物技术无知,对转基因产品有“恐惧症”。然而,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围绕转基因作物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其中既包括某些跨国公司,也包括相当部分从事转基因研究的科学家,因而,关于转基因问题,这些科学家并不能保证他们的观点是客观、公正的。对于这样一项涉及公众重大利益和生态风险的问题,当事者应该向公众澄清自己与该项目是否具有利益相关性。

但就在一天之前,记者曾致电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对方对“批准转基因水稻”的消息表示“还不清楚”。昨日,当记者再次就此事询问该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批准的品种已公布,但未透露更多信息。

张兰英: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主任,“农民在地种子选育和共享网络”负责人之一

我们恳切地请求政府部门充分尊重公众对非转基因食品的偏好,在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还没有建立充分信任,在科学共同体还没有取得高度共识之前,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

从公布的清单看,获得批准的转基因水稻、玉米是由华中农业大学申报的两种转基因抗虫水稻和由中国农科院申报的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分别限在湖北省和山东省生产应用,安全证书的有限期均为2009年8月17日-2014年8月17日。

周云龙: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研究员,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

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其农业政策在世界上具有很强的示范性,稍有不慎,有可能成为全球农业灾变“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扳机”,对于蕴含隐性风险的转基因品种的批准与推广必须慎之又慎,以体现对人类生态高度负责的大国责任意识。

中国生物安全网显示,这份“批准清单”的发布日期显示为10月22日,但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媒体主任刘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这份名单早就公布了,之前并没有水稻和玉米,是后加上去的。而且,证书有效期与其他品种不一样,这很奇怪。”
记者发现,其他项目的证书有效期为2009年9月19日-2014年9月19日,反而晚于后公布的水稻和玉米。

朱祯: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

科学探索固然重要,但国民的食品安全与生态安全更加重要。

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也提出了一系列质疑,包括“何时获得批准”、“为何不公开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专家名单”、“环境与食品安全方面的专家是否参与讨论”、“是否会咨询其他利益相关者”等。“《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第23条规定,应在决策过程中征求公众意见,向公众通报结果,我国是缔约方之一。”他强调。

蒲慕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

签名人

全球尚无一国以转基因作物为主粮

中国人均耕地面积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未来20年,我国需要增加30%~50%的粮食产量以满足人口不断增长的需求。由于常年的虫害、作物病害、土壤污染和退化、水资源短缺以及劳动力流失,农业部门任务艰巨,而且这些问题也随着气候变化而加剧。

曹南燕: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
陈永金:聊城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副教授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蒋劲松: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
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教授 刘 兵: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
刘华杰: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教授
邱仁宗: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中心教授
邱 慧: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讲师 田
松:北京师范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所副教授
王一方:医学人文学者,资深出版人 吴国盛: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吴
燕:理学博士 章梅芳:北京科技大学科学技术与文明研究中心副教授
郑风田: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郑也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大米是中国人的主食,据悉,每年中国要消费1.7亿吨大米。方立峰表示,全球尚无一个国家允许以转基因作物为主粮,包括转基因技术相对发达的美国。

为保障食品供给,转基因技术在中国受到日益关注。2008年,中国启动了一项为期12年、投资250亿元的计划,以推动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与发展。但6年过去了,项目进展缓慢以及公众的误解使得中国科学家们倍感失望。同时,一些社会科学家和非政府组织则担心这些转基因技术提议者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2010年3月10日北 京

绿色和平认为,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性尚不明确,且可能通过花粉传播而污染传统的水稻品种。同时,我国最接近商业化生产或在研的8种转基因水稻全都被国外专利所控制。因此,转基因水稻还因涉及多项国外专利,而对国家粮食主权埋下定时炸弹。

这次论坛由NSR常务副主编蒲慕明主持,与5位不同领域的与会者一起讨论有关转基因技术的诸多问题。

方立峰说:“此次农业部为转基因水稻打通商业化大门,等于将中国的农业、国民健康与粮食主权三个方面都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下。”

政府大力支持,发展依旧缓慢

但获得生物安全证书并不意味着马上开始商业化种植,还需经过部际联席会议、农业部最终批准和种子品种审定。方立峰呼吁,我国政府应停止任何关于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进程,结束这场“危险的基因实验”。

蒲:中国政府对转基因技术持怎样的态度?

但也有专家持不同意见。当记者致电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季?时,他虽不愿对此过多评论,但明确的表态“支持转基因水稻”。此前他曾公开表示,转基因水稻品种可降低八成杀虫剂用量,并提高产量。

朱:目前,粮食安全问题在中国十分紧迫。随着人口增长,这一问题会更加严重。这就是为什么中央一号文件,即中央政府每年第1份政策文件,在过去几年一直聚焦农业问题的原因,其中特别提到了种子产业和转基因技术。政府确实意识到转基因技术对于解决民众粮食问题的重要作用,且大力投资其研发。

粮食增产应靠“生态”而非“基因”

卢:这与全球转基因技术的快速发展相一致。2013年,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达到1.75亿公顷,相当于全球耕地面积的11%以上,比上一年度增长3%。

对于转基因水稻获取安全证书的消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表示“在意料之中”。他认为,这是在“用更多人的利益换少数人的利益”。

朱:中国的转基因技术研究取得了巨大进展,数以百计的田间试验被批准实施,6个转基因作物已被批准用于商业化生产。2009年,政府为2个转基因水稻品种颁发了安全证书,但它们可能不会进入市场。自Bt
棉花取得巨大成功之后,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在中国已经停滞多年。

“最终只能造成生态系统紊乱。”
蒋高明以“一代不如一代”的转基因抗虫棉为例,说明无论是借助转基因,还是借助剧毒农药控制害虫,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

卢:的确。中国去年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420万公顷,排名由10年前的第4位降到了第6,主要种植的是Bt
棉花,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印度和加拿大。即使是在陆地面积比中国小得多的巴基斯坦和南非,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去年也接近300万公顷。中国正面临被世界其他国家超越的风险。

据悉,1997年,我国引进第一代
“转基因抗虫棉”。起初几年,转基因棉花因农药使用量下降、种植成本下降、亩产总量上升等优势受到了棉农广泛欢迎。但在江苏省推广转基因棉进入第5个年头后,转基因棉的退化于今年集中爆发,曾因“优势”而产生的“增量”随时间而逐渐消逝。

朱:这将对粮食安全造成严重影响。中国每年进口近7000万吨的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油菜籽,相当于中国所有作物总产量的12%左右。如果不借助转基因技术大幅提升产量,中国对作物进口的依赖程度将继续增长。这是一个严重的粮食安全问题。

由于关乎国民健康与粮食主权问题,“转基因”一直是舆论争议的焦点,但这并未影响我国对转基因生物研发的大力投入。早在去年7月9日,一项名为“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的项目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获得原则通过,该项目的投入将高达200亿元人民币。

蒲:尽管有政府的大力推进,为什么中国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的进程依旧缓慢?

“为了增加粮食储备,国家加大了研发力度,对某些谷物科研的单项投入就高达1亿元,这使得许多从事农业研究的科学家首次感觉到手头上有花不完的科研经费。但这些投入,除了使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和企业得到好处外,并不能使粮食生产最为关键的要素—农民这一主体受益。”
蒋高明说。

周:公众对伦理和生物安全性问题的关注是重要原因。我们发展转基因作物是为了保障国家食物供给安全,最终将提供给消费者。当然,即使它们是安全的,如果没人买也沒有意义。除非公众态度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否则政府在批准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生产会面临非常大的困难。

他建议,从长远看,只有用生态平衡的办法减少害虫、增加产量才是可持续的。此外,通过政府市场行为,在销售价格上给予补贴,才能真正带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关于转基因作物的激烈争论

蒲:有关转基因作物的争论在中国异常激烈,而且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其潜在原因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